新葡萄京棋牌下载湖南国企华菱钢铁“钢铁换金融”重组终止,投资者质疑其忽悠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文章导读:2015年巨亏近30亿元,2016年亏损10.55亿元,今年上半年预计盈利10亿元,短短一年半,华菱钢铁如何实现惊人的逆转?  去年7月抛出“钢铁换金融”的重组方案,这个“二线钢王”一度准备彻底告别资本市场。一年后,在证监会已批准的情况下,华菱钢铁却自我否决了重组方案,一切回到起点,再次放出“做好钢铁主业,进入世界500强”的豪言。  日前,华菱钢铁董事长曹慧泉接受《中国经济周刊》独家专访,详解这一年多来华菱钢铁经历的生死变局。  千亿负债下,“钢铁换金融”  2016年7月17日,华菱钢铁公布“钢铁换金融”重组方案,准备将上市公司的全部钢铁资产与负债置出,注入湖南财信金控集团预估值123.52亿元的金融资产与12.96亿元的节能发电资产,配套融资不超过85亿元。  这是一个双方都很满意的方案。  财信金控集团成立于2016年1月,旗下包括湖南信托、财富证券、吉祥人寿等25家企业(其中金融及类金融企业15家)。置换以后,财信金控及旗下主要实体得以实现整体上市的夙愿,且多了一个上市公司平台,对今后的资本运作无疑将助益颇多。  当然,华菱钢铁才是主要获益者,有望借此赢得改革空间,获得资本输血,一举摆脱困境,从而做强做大钢铁主业。  曹慧泉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华菱集团负债总额最多时超过1000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86%,远高于行业均值,付利息都要40亿元”。当时的华菱不堪重负,生产经营濒临崩溃边缘。  如果交易完成,华菱集团将获得84亿元现金。更重要的是,置换进来的金融资产当时均表现良好。财富证券是湖南省唯一的国有地方券商,吉祥人寿是湖南省内唯一的寿险牌照持有者,湖南信托也是湖南省唯一的信托公司。2015年,财富证券、湖南信托的利润分别为12.40亿元、5.56亿元,吉祥人寿虽然亏损,但手中持有的保险牌照同样含金量十足。  在金融概念刺激下,新的上市公司股价或将大幅上涨,减持一部分国有股份即可获得一大笔资金,为华菱的钢铁主业输血,助其涅槃重生。  曹慧泉强调,去年做重组方案,“金融资产证券化只是附带的概念”,湖南省委省政府的主要目标是为钢铁企业去产能、去杠杆、降成本创造条件,为华菱钢铁做好实业赢得时间和空间。  今年1月,证监会审核通过该方案,华菱钢铁主业退市几乎板上钉钉。  重回实业之路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到,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曾多次调研华菱,亲自推动华菱的多项工作,并给华菱定下目标:一是剥离非主业资产与“三供一业”(供水供电供气与物业服务)等社会功能后,实现整体上市;二是要争取进入世界500强。  到了2016年年中,华菱钢铁面临严重的经营危机,不得不以变求生,“钢铁换金融”的方案顺势出炉。此前,不少地方也采取了类似的方案,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如中石油对*ST济柴与五矿集团对*ST金瑞的改革,均是按此模式推进。  在中央定调要防止“脱实向虚”的大背景下,峰回路转。外部市场与华菱自身均出现巨大变化,给了华菱新的契机。  2016年下半年以来,尤其是今年上半年,钢铁行业去产能与严厉打击“地条钢”给了大中型钢铁企业不小的生存空间。曹慧泉认为,严打“地条钢”解决了行业的根本问题,湖南清理了11家地条钢企业,总产能315万吨,在湖南市场占比达15%。“这一整顿,可能给华菱贡献200万吨的市场业绩。”  在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新趋势下,经湖南省政府多方协调,华菱钢铁的降杠杆改革获得债权银行的诸多谅解,缓解了华菱的债务危机。今年,华菱集团与建设银行、农业银行等分别签订了降杠杆合作协议,并与浦发银行共同发起湖南省首单市场化降杠杆项目,浦发银行投入100亿元,华菱集团利用该部分资金置换债务,资产负债率将降低8%左右。  如此一来,以帮助华菱钢铁降低负债率为主要目标之一的重组方案就不再迫切。  同时,华菱集团的经营情况也在向好。华菱集团副总经理阳向宏称,今年上半年,上市公司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9亿元至10亿元。“这是华菱钢铁上市以来的半年度最好业绩,预计华菱集团全年业绩也会创造成立以来的历史纪录。”  与此同时,受金融监管政策不断收紧的影响,原拟收购的金融资产也业绩变脸,今年1—5月份,虽然湖南信托盈利1.83亿元,但财富证券亏损2.09亿元;吉祥人寿亏损3.12亿元,同比亏损额增加1.59亿元。其实,这3家公司的盈利能力并不稳定,甚至呈现下降趋势。如湖南信托2014年、2015年净利润分别为5.73亿元、4.12亿元;吉祥人寿自成立以来深陷亏损泥潭,且亏损额还在扩大。  这样的业绩如果装入上市公司,将让市场难以接受。彻底逆转的新形势倒逼华菱钢铁的改革要应时而变,寻找新的“最大公约数”。  在证监会已经批准的情况下骤然改变重组计划,曹慧泉坦言压力非常大,“置换金融是为了做好钢铁主业,最终选择终止重组,目标仍是为了做好主业。把握这一点,才有了定力和信心。”  6月28日,华菱钢铁宣布终止重组。8月2日,*ST华菱股东会高票通过了终止“置出钢铁转型金融”的重组计划的决议。  “两个错配”导致业绩低迷  政策与市场的多重利好下,华菱钢铁今年的优异表现是昙花一现还是乘风破浪?  面对这一问题,阳向宏先阐述了华菱亏损的根源所在。他认为,“两个错配”是华菱这些年陷入困境的原因。其一是企业的技术改造周期与国家经济结构调整升级的错配。“2008年之前,华菱就开始投入巨资大规模技术改造,基本淘汰了低端产品。当时,我们判断钢铁市场的结构要朝着高端发展,低端产品没有市场。没有想到的是,2008年后的几年,低端产品反而大行其道,华菱却已经把这部分产能淘汰了。”  其二是资本结构调整与宏观资本市场发展错配。“近十年来,华菱没有在股市融资,错过了前面非常红火的市场形势,后面要进行股权融资也变得困难,企业负债率居高不下。”  华菱钢铁近十年来屡屡巨亏,社会负担沉重、二元管理结构、盲目扩张等因素也不容忽视。  “两个错配”让华菱承受了近十年的转型之苦,如今却柳暗花明。曹慧泉介绍,华菱定位在高端,从近年来的消费变化趋势来看,高端制造需求上升。“今年,华菱产品的价格上涨比行业价格指数还要稍微高几个点,表明华菱不单是享受了市场红利,还有自身产品竞争优势。”  目前,华菱钢铁在多个细分领域内堪称隐形冠军,造船、高层建筑、海工用钢等,在行业内的地位数一数二,拥有较强的话语权。  2014年,华菱集团获得湘钢、涟钢与衡钢三大钢企一把手任免权之后,内部管理体制也在逐步理顺,协调效应初步显现。此外,作为一家老国企,华菱集团原来承担的“三供一业”今年也将全部移交给地方。  提前转型升级的另一红利到今年也得以释放,综合成本下降近30亿元。其中,自发电与外购电比例从以前的2:8倒挂为8:2,仅此一项就可每年降低成本15亿元左右,减少500多万吨碳排放。身处内陆,原料与市场“两头不靠”所导致的运输成本高企是华菱难以破解的痼疾。“2013年,湘江水利综合枢纽建成之后,湘江通航条件大幅改善,华菱钢铁的大宗物料运输从以前20%的水运到现在几乎100%水运,每年可节约8亿~10亿元。”阳向宏说。  此外,一年多来,华菱钢铁主业人数已持续下降,人均产钢也从长期在500吨钢以下逐步提升。曹慧泉介绍,目前,湘钢、涟钢生产率达到800~900吨钢/人的国内先进水平。“下一步要做到1200吨钢/人,这是全球先进水平。”  在曹慧泉看来,用华为模式改造华菱这样的传统流线型制造企业才是华菱钢铁打赢持久战的根基。“企业的所有项目去中心、去层级、去边界,扁平化、网络化,让一线员工来调动资源,让听得见炮声的人来指挥炮火。”曹慧泉说,现在,华菱一个子公司内就有3000多个项目同时在运行,尤其是集成产品开发模式,成为项目制创新创效的典范。  以这一方式,华菱钢铁近年来先后接下多个高端订单,如全球最大液化天然气项目俄罗斯亚马尔项目、我国第一个深海钻井平台“海洋石油981”,成为卡特彼勒首家国内钢铁供应商。  “项目来了,我们就内部招标,项目经理站出来说自己能干,然后自己组织包括技术研发、市场营销、生产与财务人员成为一个项目团队,在企业内部创新创业”,曹慧泉认为,如此一来,颠覆了以前的金字塔模式,员工真正成为利益相关方,一线的数万名员工推动各层级领导来做事,激活了动力。  尽管如此,曹慧泉亦认识到,钢铁企业投入大、过程长、见效慢。“今后,我们的竞争能力要始终保持在全行业的前1/3,才能抵御大风险。这是一个痛苦而长期的过程。”

湖南省最大国有钢铁企业*ST华菱(000932)在6月28日晚间对外公布拟终止实施重大资产重组。曾经备受戴帽上市钢企青睐的“钢铁换金融”计划再次上演了搁浅戏码,而投资者则在网上说明会上质疑已被证监会批准却又选择终止的*ST华菱重组为“忽悠式”重组。  7月7日,*ST华菱召开了关于拟终止重大资产重组的投资者说明会。*ST华菱董事长曹慧泉在互动交流中对终止重组作出回应,由于拟置入的金融资产今年已出现亏损,继续实施原重组方案不利于保护公司和投资者利益;拟置出的钢铁资产业绩已大幅改善,提质增效和结构调整取得积极进展,终止重组更有利于保护公司和投资者利益;终止重组后,拟置出的钢铁资产继续保留在公司,有利于公司利用资本市场实现钢铁业务转型升级,更加符合国家关于大力振兴实体经济的政策导向。  *ST华菱同日发布公告,称*ST华菱于2017年7月7日召开了董事会,审议并通过了《关于公司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议案》,该议案尚需提交股东大会审议批准。*ST华菱同时对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原因及合规性作出说明,并提到,公司股票将于7月10日开市起复牌。  另外,*ST华菱母公司华菱集团拟自股票复牌后的6个月内将累计增持金额不少于1亿元。  自此,*ST华菱筹划逾15个月的重组无果而终,这家钢铁国企在湖南省国资委的主导下绕了一圈又重回钢铁主业。  曾欲打造“金融+节能发电”双主业  *ST华菱在2016年3月停牌筹划重大事项,并于7月17日首度披露重组预案,9月25日方案基本敲定。*ST华菱的这份重组方案被业界称为“钢铁换金融”。方案主要包括资产置换、注入金融资产及定增募集配套资金三部分。  资产置换部分,*ST华菱置出除湘潭节能
100%股权外的全部资产及负债,受让方为华菱集团,置出资产作价60.9亿元。  注入部分则是,置入华菱集团持有的华菱节能100%股权、财富证券24.58%股权、华菱集团全资子公司迪策投资持有的财富证券13.41%股权中的等值部分。另外*ST华菱再发行股份购买财信投资100%股权、财富证券3.51%股权,交易合计作价85.10亿元。  另外,上市公司拟以3.63元/股价格募集不超过84亿元资金。这部分资金扣除中介机构费用后,拟全部用于对财信投资的增资,并由财信投资通过增资方式补充财富证券、湖南信托和吉祥人寿的资本金,分别为59亿元、15亿元、10亿元。  *ST华菱在重组方案中提到,交易完成后,华菱钢铁将直接或间接持有财信投资100%股权、财富证券100%股权、湖南信托96%股权、吉祥人寿38.26%股权、湘潭节能100%股权、华菱节能100%股权。公司业务范围将涵盖金融及发电业务,成为从事证券、信托、保险等金融业务及节能发电业务的双主业综合性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持有财信投资100%股权的财信金控是湖南省国有独资公司,系湖南唯一的省级地方金融控股平台。财信金控注册资本35.4亿元,总资产489亿元、所有者权益128亿元,旗下拥有湖南信托、财富证券、吉祥人寿、湖南省资产管理公司、湖南联交所、湖南财信产业基金等全资或控股子(孙)公司30余家。  财信金控的业务范围包括湖南省政府授权的国有资产投资、经营、管理;资本运作和金融资产管理,股权投资及管理,受托管理专项资金,信用担保和再担保,投融资及金融服务,企业重组、并购咨询等业务。  因此,由财信金控出手的这场*ST华菱资产重组大戏,带有浓重的地方国资委主导色彩。*ST华菱在此前的一份公告中也提到,本次重组系湖南省人民政府主导,参与重组的各方在本次重组前后均受湖南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控制。  钢铁业回暖  然而,这场由湖南省国资委主导的重组大戏在6月28日戛然而止。  *ST华菱在当天的公告中称,公司、交易对手方就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进行了多次协商,预计难以继续实施原重组方案,目前正在就终止实施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进行协商。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各方尚未签订正式的终止协议,亦尚未履行相应的决策程序。  曹慧泉在投资则说明会上提到,若确定终止重组,已置出的钢铁资产将恢复到上市公司名下,已置入的节能发电资产也将恢复到华菱集团名下。  *ST华菱在7月7日的公告中将终止原因归于资产业绩的转变。称由于拟置入的金融资产今年已出现亏损,拟置出的钢铁资产业绩已大幅改善,终止重组后,拟置出的钢铁资产继续保留在公司,有利于公司利用资本市场实现钢铁业务转型升级,更加符合国家关于大力振兴实体经济的政策导向。  曹慧泉在投资者说明会上透露,根据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2017年1-5月,财信投资合并报表出现亏损,其中财富证券由盈利转为亏损,吉祥人寿亏损额增加。分主体看,财信投资亏损1.39亿元,财富证券亏损2.09亿元,湖南信托盈利1.83亿元,去年同期盈利1.35亿元,吉祥人寿亏损3.12亿元。  曹慧泉表示,今年以来,金融监管部门推出了一系列旨在强监管、去杠杆和挤泡沫的政策措施,在此背景下,金融行业业态发生了较大变化,下半年,拟注入上市公司的金融资产能否实现盈利取决于上述因素可能带来的市场变化情况,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相比之下,*ST华菱本行钢铁业务已大幅回暖。*ST华菱在7月7日披露的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预计上半年实现归母净利润9亿元至10亿元,为上市以来最优业绩。2016年以来,钢铁行业在去产能宏观调控下,钢企盈利水平已普遍大幅改善。  此前的2015年、2016年,*ST华菱分别亏损29.59亿元、10.55亿元。因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华菱钢铁自2017年5月3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股票简称由“华菱钢铁”变更为“*ST华菱”。  值得注意的是,*ST华菱并非是首家“钢铁换金融”计划终止的上市钢企。在2016年也曾戴帽的韶钢松山(000717)、*ST重钢(601005)均在去年启动类似的重组计划,但都早于*ST华菱终止。  不过,此前两家终止重组的背后有一部分原因在于监管层叫停跨界定增,而*ST华菱却已于2月21日获得由中国证监会核发的《关于核准湖南华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向湖南财信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的批复》(证监许可〔2017〕250
号)。也正是这一点,让投资者认为彼时启动近一年的*ST华菱重组即将顺利完成。  重回钢铁本行的*ST华菱在公告中提到,公司将保持战略定力,坚持“做精做强、区域领先”的经营理念,专注于钢铁主业,逐步构建精益生产、销研产一体化化和营销服务三大战略支撑体系,持续推进钢材产品结构调整和提质增效;并按照省委、省政府对华菱集团
“关于整体上市、进军500
强”的要求,通过重组整合,把公司打造成为区域最具竞争力的钢铁全产业链优质上市公司。

华菱钢铁1月11日晚发布公告称,公司重大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等事项获证监会有条件审核通过。  这一公告意味着,华菱钢铁酝酿了大半年的“钢铁换金融”重组取得重大进展,华菱钢铁主业将由钢铁转为“金融+节能发电”;湖南财信投资旗下的湖南信托、财富证券和吉祥人寿保险等主要资产将被注入上市公司,从此华菱钢铁实现华丽转身,将成为立足湖南、辐射全国的金控平台。  重组三步走  在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下,从央企到地方国资,一年来纷纷在资本市场上演大手笔资产腾挪的大戏。从中石油的*ST济柴到五矿集团的*ST金瑞,最新的一个案例则是位于湖南的国企华菱钢铁。  在湖南省政府及国资委等部门支持协调下,华菱钢铁2016年7月17日发布重组预案,9月25日基本敲定方案,12月15日收到证监会反馈意见,并最终于2017年1月11日过会并获得有条件通过。  这份让华菱钢铁实现华丽转身的重组方案包括资产置换、注入金融资产及定增募集配套资金三个部分。  第一步为资产置换,上市公司首先置出除湘潭华菱节能发电有限公司100%股权外的全部原有资产及负债,受让方为母公司华菱集团,此举意在“腾笼”;置出资产部分作价60.1亿余元。  第二步,置入华菱集团方面持有的华菱节能100%股权、财富证券37.99%股权;其次上市公司再发行股份购买财信投资100%股权、财富证券3.51%股权,交易合计作价85.10亿元。此举意在“换鸟”,为上市公司注入优质金融资产。  第三步,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以3.63元/股价格募集不超过84亿元资金。这部分资金扣除中介机构费用后,拟全部用于对财信投资的增资,并由财信投资通过增资方式补充财富证券、湖南信托和吉祥人寿的资本金,分别为59亿元、15亿元、10亿元。  由于华菱集团、财信金控均系华菱控股之子公司,且三者为一致行动人,本次重组(定增后)完成后,分别持有上市公司23.54%、29.24%、30.15%的股份,合计持股比例为82.93%,交易前后,公司控股股东未发生变化。  华菱钢铁将持有财信投资100%股权、财富证券100%股权、湖南信托96%股权、吉祥人寿38.26%股权、湘潭节能100%股权、华菱节能100%股权。  华菱钢铁集团11日晚在官方微信号上发布公告文章表示:“未来华凌钢铁的业务范围将涵盖金融及发电业务,形成以金融+节能发电双轮驱动的业务架构。并有望成为集齐证券、信托、保险等牌照,立足湖南、辐射全国的金控平台。”  地方国资委“唱戏”  上述重组三部曲的导演正是湖南省国资委。  华菱钢铁是湖南最大的钢铁企业,实际控制人为湖南省国资委。年产能为生铁1600万吨、粗钢1810万吨、钢材1830万吨,产品以冷热轧超薄板、宽厚板、无缝钢管和线材为主。  由于钢铁业陷入市场寒冬,华菱钢铁2015年财报净亏损近30亿,2016年中报,华凌钢铁仍然延续了亏损的成绩单,当期归属股东的净亏损9.46亿元,而上年同期仅亏1.54亿元,同比增亏近8亿。  在业绩不景气的状况下,华菱钢铁的负债率也节节攀升。截至去年底,华菱钢铁负债率达86%。其中,流动负债603.12亿元,占总负债比例超九成。流动资产仅为273.38亿元,远远不能覆盖流动负债,因而短期偿债压力较大。  为了挽救困境中的华菱钢铁,湖南省国资委派出嫡系“援手”财信金控——湖南省唯一的地方金融控股集团。  作为湖南省国有独资企业,财信金控总部位于湖南长沙,注册资本35.4亿元,旗下拥有湖南信托、财富证券、吉祥人寿、湖南联交所、湖南省资产管理公司等全资或控股子(孙)公司25家,其中金融及类金融企业15家。  截至去年底,财信金控总资产457亿元,净资产82亿元。业务范围包括湖南省政府授权的国有资产投资、经营、管理;资本运作和金融资产管理,股权投资及管理,受托管理专项资金,信用担保和再担保,投融资及金融服务,企业重组、并购咨询等业务。  华菱钢铁集团官方资料显示,财富证券是湖南省唯一的国有地方券商,吉祥人寿是湖南省内唯一的寿险牌照持有者,湖南信托也是湖南省唯一的信托公司。  金控平台上市盛宴存疑  对此次华凌钢铁“钢铁换金融”重大资产重组的意义,华菱钢铁董事长曹慧泉在上述公告中表示:“华菱钢铁的重组是湖南省委省政府贯彻中央关于供给侧改革和国企改革要求的重大战略决策。通过国有资产的战略性重组,为钢铁企业去产能、去杠杆、降成本创造了条件,并补齐了金融产业发展的短板。”  去年以来,中石油集团、五矿集团等将率先拿出了金融资产上市的方案。在央企大手笔资本腾挪运作的带领下,华凌钢铁、*ST韶钢、重庆钢铁等主业面临行业下行周期的上市公司也纷纷出台了“钢铁换金融”等重组计划。  分析师徐向春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上市公司的层面来看,华菱钢铁、重庆钢铁等资产重组思路,都是希望通过资产置换和定增募资,把亏损的钢铁资产置出并注入盈利情况更好的金融资产。“在国有钢企主营业务亏损严重甚至积重难返的业绩重压下,资产置换不失为一招妙棋。这其实还是出于最现实的考虑,短期内改善上市公司业绩以实现保壳的目标。”  而在国资专家李锦看来,由地方政府出手,用资产置换的方式,将金融等优质资产注入上市平台,既可以保住上市公司的壳,又可以用金融等优质资产赚的钱补贴国企旗下较困难的钢铁业务。这种多元化方向的重组,也不失为供给侧改革的一种新的尝试。  2016年12月,多家上市公司相继发布重组进展公告。12月1日*ST舜船重组过会,成为国内首个债务重整与资产重组同时进行的案例,也是2016年首个信托机构“曲线上市”成功过会的案例。12月15日*ST济柴重组方案过会,中油资本这一央企金控平台也成功登陆A股,高达755亿元的交易作价引发资本热捧股票连续收获4个涨停;次日,五矿旗下*ST金瑞重组方案获得无条件通过,全牌照的五矿金融资产由此实现“借道上市”。  大型国有钢企的腾笼换鸟与地方金控平台的借道上市,为资本市场2016年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拿出相似重组方案的都能通过证监会审批。  跟华菱钢铁同样希望能以“钢”换“金”重组的*ST韶钢早在去年6月12日晚间公告终止重组。  有机构分析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自去年6月中旬,证监会等主管部门出台了史上最严的‘重组上市新规’后,诸多金控曲线上市的重组方案都受到了监管问询及反馈,部分公司选择直接终止方案,或者大幅调整方案。”  上述机构分析人士表示,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脱虚向实的指导精神下,2017年金控平台借道上市的“盛宴”能否持续,还有待观察,“对仍在酝酿类似金控借道上市的重组案例,还是应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并不能一概而论。”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